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访谈 » 正文

日本时代摄影(ZEIT-FOTO)画廊总监石原悦郎谈摄影画廊经营--艺术访谈-中国美术家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06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顾铮(以下顾):您是日本第一家摄影画廊的创办者,当时创办摄影画廊的契机是什么?   石原悦郎(以下石原):我本来的专业是
顾铮(以下顾):您是日本第一家摄影画廊的创办者,当时创办摄影画廊的契机是什么?   石原悦郎(以下石原):我本来的专业是法律,毕业于立教大学法律系。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我放弃法律改行搞起画廊经营来。最初经手的品种是油画。我当时主要收集巴比松画派、写实主义及巴黎画派的画家们的作品。可是油画的价格很贵,而且在保管上也很占空间。正在我为此苦恼的时候,摄影家细江英公从纽约归国,他对我说,在纽约有不少经营照片的画廊,日本也应该有人开设这样的画廊。就是说,是将摄影作品作为艺术作品来看待的画廊。听了他的这番话,我开始对开设摄影画廊产生了兴趣。   顾:在开设摄影画廊之初肯定相当辛苦吧?   石原:是的。最初的确很混乱。因为绘画的创造与摄影的创造完全不是一回事。绘画是自己画就可以了,而摄影却与现实关系非常密切,如镜头运用、被拍摄对象、快门机会的选择等。   顾:那您是怎样克服这一困难的?   石原:我的体会是,一是熟读摄影史著作、二是虚心倾听经营有方的画商的意见和优秀的艺术家们的意见。比如说,在二十年前,我碰到了一个购入美国摄影家罗伯特·弗兰克的摄影作品的机会。那时候他正好在经济上处于非常窘困的状态,把自己的一百五十件作品交给了他的律师作为抵押品。他拍摄的照片完全不同于典型的美国式摄影作品。他的照片中的美国是一个忧郁的国家。这时我就向当时住在纽约的摄影家杉浦邦惠征求意见。她跟我说那是极好的作品。因此,我就以一千五百万日元将这些作品全部买下来。还有一次,美国摄影家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的艺术资助者、拥有极为精彩的摄影收藏的摄影经纪人塞缪尔·瓦格斯塔夫向我推荐了当时还根本是藉藉无名的摄影家梅普尔索普和辛迪·雪曼的摄影作品。瓦格斯塔夫是个艺术感觉非常精致敏锐的收藏家,我听从他的意见,以每件八万日元的价格买了三十件梅普尔索普的作品。雪曼的自拍摄影风格的摄影作品的价格在当时也还很便宜。她的自拍风格的照片讽刺了西方社会中男性观看女性的视线构造。我买下了她早期的电影剧照风格的作品。以每件六万日元的价格。现在,不论是梅普尔索普的作品还是雪曼的作品,价格早已今非昔比,有天壤之别了。   顾:在下决心购买摄影作品时,确实需要一种冒险心吧?   石原:是的。但我认为这是基于优秀的判断力与审美趣味的冒险。   顾:对您来说,在经纪照片时,是怎样来很好地平衡商业上的考虑与自己的审美趣味这两个方面的因素的?   石原:本来这两者是难于共存的东西。但我认为一个成功的摄影经纪人一定是善于将这两者加以很好平衡的人。   顾:您的画廊经手什么样倾向的摄影作品?   石原:具有鲜明的独创性的摄影作品。可以通过具体作品看到时代气息与精神的作品。我的画廊的名字是ZEIT-FOTO。ZEIT-FOTO是德语。ZEIT相当于英语的TIME(时代),而FOTO则相当于英语的PHOTO(摄影)。因此,ZEIT-FOTO的意思就是时代摄影。   顾:现在的画廊运行方针是什么?   石原:我的基本立脚点是日本摄影家的作品。如果日本国外的优秀摄影家有希望我代为经纪他们作品的要求的话,我也会经纪的。   顾:现在经纪的摄影家们都有哪些人?   石原:日本的摄影家有植田正治、荒木经惟、森山大道、北井一夫、石内都、宫本隆司、柴田敏雄等,而日本国外的摄影家则有亨利·卡蒂-布勒松、罗伯特·弗兰克、李·弗里德、纽瑟夫·卡希、坎那、威廉·克莱茵等。此外也经纪已经去世的曼雷的照片。中国的莫毅的作品我也经纪。   顾:您选择作品的基准是什么?     石原:光凭感觉是不够的。我认为具备摄影史的知识是个前提条件。我首先看的是这件摄影作品是怎样来反映时代与社会的。因为摄影可以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来与社会发生某种关系。此外,还看这个摄影家是否具有独特的创造力。我喜欢的摄影家是具有热情与独创性的人。   顾:作为一个成功的画廊经营者,您是如何与摄影家们友好相处的?   石原:我的基本原则是不与摄影家们发生矛盾。一般大家都认为是画廊经营者照顾了培养了摄影家们,摄影家们总是看画廊经营者的脸色行事。其实这错了,我认为,正好相反是摄影家们使画廊经营者过上了好的生活。优秀的摄影家们都是极其聪明的人。我所能做的只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参考意见罢了。接下来就是每个摄影家们根据自身情况自由发展了。画廊经营者能成为摄影家们的好朋友就好了。   顾:也许这就是作为一个画廊经营者的成功秘密吧?   石原:我想是这样的。我经常从摄影家那里得到许多启发。前些天在巴赛隆那我还会见了一个年轻的日本摄影家,从她那里受到许多教益。   顾:您非常了解世界摄影的动向,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请您稍微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石原:现在,作为一个运动的摄影已经结束了。现代主义已经结束了。现在已经进入了多元主义的时代。所谓的主流什么的已经不存在了。也不存在中心什么的。大一统的美学观念也已经不起作用了。世界各国的摄影家们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来将旧摄影的观念解体。这同时也当然意味着是扩大以前的有关摄影定义。打破摄影旧的框架,同时寻求与时代的新的接点。现在世界各国的摄影家们所关心的问题也是多种多样。社会性别问题、公害问题、环境保护问题、民族问题,此外还有各种文明之间的冲突这种世界大问题。另一方面,现在许多摄影作品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的手工艺品式的东西了。很多现代摄影家是在现代艺术的背景中使用照片。日本也同样是这个情况。但是,在我这里,主要还是经纪相对而言比较传统的摄影作品。我这里主要还是经纪社会现实的摄影作品。比如森山大道、北井一夫、石内都这样的摄影家的作品。
 
  • 下一篇:暂无
  • 上一篇:暂无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帮助中心 行业推广 画廊共赢 美协合作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使用协议 版权隐私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积分换礼
RSS订阅 设为主页

华夏美术网-华夏美术名家典库统一客户服务热线:15010789166

画家服务邮箱:2386688586@qq.com

(c)2006-2016 华夏美术网(HXART.ORG AND ART886.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